通幽学院的武道生员,是按照三舍三到六年的方式进行培养。

    刚刚进入通幽学院的生员,通常都被平均分配在外舍六房。

    这六房的生员经过学院一年的培养,大约有三分之一在激发气血之后,能够站在非凡武者的门槛跟前。

    这三分之一的优秀生员,便会在第二年升入内舍继续培养。

    还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劣等生员,在激发气血之后始终难以得到进步,便会在第二年全数黜落,淘汰出通幽学院。

    剩下的大约三分之一的生员,虽然达不到气血境后期,但也属于可堪造就,则继续留在外舍进行一年的培养。

    这部分生员便被称为外舍二级生员,也被戏称为“留级生”!

    但这些“留级生”想要在第二学年结束之后再次升入内舍,标准便又有不同。

    因为比同舍生员多修炼一年的缘故,他们踏入内舍的标准便是必须要进阶非凡武道第一重武元境!

    如果达不到,同样要在第二学年结束之后离开学院。

    只不过与第一学年就被淘汰之人相比,自第二学年从外舍离开的生员开始,他们便都可以通幽学院出身来自称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在外舍生员当中,有志于继续深造的二级生员多在刻苦修炼。

    他们更多是冲着能够进入内舍的修行标准去的,再加上出于尊严的考虑,很少会参与到与一级生员的争锋当中。

    因此,有的时候外舍的首席,其实力未必就是真正的外舍生员第一,这在通幽学院外舍历届生员当中也曾数次出现。

    自沐清雨退婚朱英之事发生之后,关于朱英在学年之末挑战商夏之事,便在通幽学院外舍六房当中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作为此次事件的三位主角之一,此时的商夏却在一片树荫下支了一张躺椅躺在上面,旁边的木桌上还放了一壶香茶,一派悠然自得的模样,似乎并非受外界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小院的门扉打开,燕七的脚步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商夏从假寐中醒来,看向来人问道:“打探清楚了?”

    燕七神色略显凝重,道:“小少爷,那个朱英的身上有古怪!”

    商夏一副并不意外的表情,示意燕七坐下说,并斟了一杯茶,道:“说说看!”

    燕七将一杯热茶一饮而尽,道:“那朱英是前幽州五姓世家中朱家唯一的幸存者不假,但此人资质很一般,前年进入外舍之后,虽然修炼还算努力,可一年下来却也不过刚到气血中期,勉强没有落入劣等被黜落。”

    商夏神态平静的听着燕七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事实上哪怕此人在留级的第二年,修炼速度也并不快,去年下半年末,才刚刚踏进了气血后期。”

    “但接下来事情就有意思了,过了一个年假归来之后,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这朱英便已经突破了非凡屏障,踏入了武元境。”

    商夏终于露出了些感兴趣的模样:“一个月,从初入气血境后期到武元境,有意思!”

    燕七神色略显凝重道:“不仅如此,据甲房生员有人提起过,三月底的一次武技测试中,朱英就已经修成了赤血掌。”

    商夏笑道:“一个月踏入武元境,不到两个月又修成了赤血掌,敢情之前在外舍一年半的时间,他都活到狗身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燕七道:“用甲房训导刘知非的话来说,朱英这叫做‘厚积薄发’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商夏用含义丰富的两个字表达了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燕七又提醒道:“从他修成赤血掌到现在,已经差不多又是两个月,说不定此人又修成了一道武技,想来这才是他敢于挑战小少爷首席之位的底气。”

    商夏笑道:“不用担心,我还不至于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燕七“嘿嘿”一笑道:“小少爷威武,是咱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商夏看了他一眼,道:“七叔,你这拍马屁的神情与语气,配上你这一副凶神恶煞的相貌,实在是太违和了!”

    燕七摸了摸自己如同钢针一般的胡须,又道:“小少爷,甲房的训导刘知非是刘家的人,这朱英当初进入通幽学院,据说就是刘家打的招呼,您说这朱英的背后是

    不是刘家在捣鬼?”

    商夏突然想起昨日朱英癫狂的模样,摇了摇头道:“太明显了,顺水推舟的可能是有的,但直接怂恿算计,刘家还不至于如此浅薄。”

    燕七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商夏的思维却在这个时候发散开来。

    坐实了,废材加退婚,又是一幕经典套路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这朱英骤然崛起,是身上带了金手指,还是脑海里寄居了一个老爷爷?

    自己才来到这个世界一天,便已经先后目睹了两个疑似身带主角光环之人。

    可好死不死的,自己都站在了二人的对立面,像极了各种套路当中活不过十章的经典踏脚石!

    想到主角光环,商夏又问道:“那个窦仲,七叔可查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燕七不以为然道:“那就是个憨小子罢了,普通人家出身,气血后期的修为,在外舍成绩算是中上,要说有什么优点,也就是他的训导认为这小子还算有些毅力,平日里也很自律,这样的人在外舍并不少见。小少爷实在没必要将精力放在此等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很自律,有毅力,这样的人只要不死,肯定出头,他缺少的或许只是一个契机。

    商夏吩咐道:“继续盯着他,注意他接下来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燕七虽然不大明白商夏为何如此重视那个憨小子,但既然商夏有吩咐,他自然要照办。

    “沐清雨呢?她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商夏提到此人的时候,语气明显生硬了许多。

    商夏不是傻子,更不是色欲之徒。

    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,这一次商夏都算是替她当了枪。

    作为当事人的她,在事后不解释不露面,若非当时的情形实在太过尴尬,而沐清雨毕竟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,商夏都要怀疑此人居心叵测了。

    “她在闭关,可能要突破武元境了。”

    燕七当日只是在门外等候,当时并未在场,再加上在场之人有意为少女隐瞒,因此燕七并不知晓当时的具体情形。

    “知道她退婚的原因么?”

    当日在挑破了退婚的窗纸之后,朱英整个人便已经陷入半癫狂之中,随后便将战火引向了他,以至于到现在商夏都不清楚沐清雨退婚的真正缘由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现在外面绝大部分人都认为,沐清雨之所以退婚的原因,正是因为倾心于商夏。

    燕七有些古怪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目前来看,似乎并不存在外在因素,仅仅只是沐姑娘不愿被一纸婚书束缚。”

    燕七的神色没有逃过他的眼睛,商夏没好气道:“她的事与本少爷无关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神武历843年六月初一,通幽学院外舍年末考评完成之后,按照往常惯例,接下来外舍生员将会迎来为期两个月的假期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却因为外舍甲房二级生员挑战首席商夏一事,在学院当中传得沸沸扬扬,所有人都在期待着这一战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有把握么?”

    丙房训导孙海薇这几日看商夏便很不顺眼,但到底是自己麾下最为得意的弟子,不忍出言苛责什么。

    商夏笑道:“老师这话应当去问朱英。”

    孙海薇眉头微皱,道:“最好不要大意,那朱英是二级生员,到底比你多修炼了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三天前冲击武极境失败仓促出关,自身实力难免会受到影响……,哎,原本我就该阻止你的。”

    商夏能够听得出来训导言语中的关切之意,笑道:“老师放心,弟子自有计较。”

    孙海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忽然道:“这几日学院几位高层不在,你且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  孙海薇离开之后,商夏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便在这个时候,外舍演武堂的一声大喝,将商夏的注意力吸引了回来:“外舍首席商夏,今有甲房生员朱英向你挑战,可应战否?”

    商夏闻言走向演武堂,却见这里早已聚集了外舍上百名生员。

    演武堂中央,朱英手持一柄三尺直刀,正直勾勾的望着走来的商夏。

    而商夏的目光却直接略过了他,看向三位通幽学院的老师。

    其中

    两位正是甲房训导刘知非,以及丙房训导孙海薇。

    而当中一位神情淡漠,相貌平凡的中年男子,却是让商夏略感惊愕。

    此人并非来自教谕司,而是来自学院院卫司,而且在院卫司地位不低,大约与教谕司的教习相当。

    “弟子见过两位训导,见过袁教习。”

    袁子路摆了摆手,道:“都不必多礼,袁某此番只是被请来做个裁决。”

    说罢,袁子路看向商夏开门见山道:“今有甲房弟子朱英向你挑战,你可应战否?”

    商夏神色平静道:“弟子应战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袁子路应了一声,再看向朱英道:“你可确定要用兵器?”

    朱英冷笑着将手中直刀向前一摆。

    袁子路手指在刀柄上一弹,神色微动,道:“中品利器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演武堂内便传出了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平日里,便是一柄下品利器在学院当中都很少见,更不用说朱英一下子便亮出了中品利器。

    “听说这朱英乃是幽州五姓世家中朱家之人?”

    “难怪了,哪怕这朱家烟消云散了,还有此等遗泽留下!”

    “商首席这次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们忘了当初他是如何夺下这首席的了……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掌中物(江河晚照) 我在田宗剑道成仙最新章节 在昧文学网 孤寐阁 时尚文学 温暖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小站 自由小说 愫暮文学网 媚色无双 裘斗最新章节 霍格沃茨:还说你不是黑巫师无防盗阅读 仙道长青:从黑虎妖开始一品久 昔年阁 当选苗疆村长,带头科学炼蛊txt下载 谈判专家:我真没想劝死人百度百科 路明非育成计划全文 我的游戏提示绝无问题免费阅读 长生从红楼开始全文阅读 我的武装女仆无弹窗 高武三国:自易命序列开始长生免费阅读 爱情公寓:女房客们请冷静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