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宁雪是被银珠的呼噜声吵醒的。

    并没有预料之中的头晕目眩,她甚至感觉一夜之间身体都轻松了不少。再看趴在床沿的银珠,双眼微肿,脸上还挂着浅浅的泪痕,一时竟分不清谁才是病人。

    温宁雪笑得无奈,轻轻拍了拍她的背,眼前的人才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“唔...夫人?夫人您终于醒啦!身体可有不适?!”银珠一双小眼瞪得溜圆,瞬间来了精神,上下左右来回打量,又探了探温宁雪的额头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接着念叨:“看来是都好了,主君的灵丹果真是药到病除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昨晚真的来过?”温宁雪面露诧异,心突然砰砰跳的很急。昨夜朦胧之间,与她呼吸交织的沈决那样温柔,她理所当然的以为那是上天赐她的美梦,所以她才敢那般放肆,说出了那句撒娇的话。

    真是羞死人了!

    沉默一会儿,温宁雪佯装镇定的开口:“夫君...是什么时候走的?”

    “约摸是后半夜,我带着大夫赶回来,进门就看见主君跟您...咳咳...跟你抱在一块儿,然后主君吩咐了我两句,就走了。”想起昨夜的情景,银珠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意,看在主君还是心疼她家夫人的份上就暂时原谅他

    抱在一块儿!那就说明,夫君给她喂药的事也不是做梦了?!

    温宁雪捂脸,耳根微微泛红,似乎还能感受到沈决留下的温度和气息,心中无限纠结,一面是不知今日应该怎么面对沈决,一面又多了些期待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又问:“那,夫君现在身在何处?”

    银珠一拍脑门,像是想起了什么,急匆匆的将温宁雪拉到了梳妆台前,边梳头边念叨:“我这脑袋关键时刻真是不中用,一刻钟之前主君让我来唤您去前院用早膳,我看您睡得正香不忍心叫醒,没成想最后连我也一并睡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银珠那副要哭出来的样子,温宁雪也不忍心责怪,安抚道:“无事,昨晚还要多谢你才对。只是夫君已经辟谷,怎么突然想起来用早膳了?”

    她感受到银珠拿着流苏发梳的手微微一顿,又想起昨天在吟霜阁那一出,心下便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也是,为了给顾吟霜安排住处,都能让她这个明媒正娶的妻子给她腾地方,破例陪顾吟霜用个早膳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了。

    “帮我挑一套颜色鲜艳点的衣裙,取那套压箱底的头面来给我戴上,我倒要去会一会这个顾吟霜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宅子不大,从碧云阁走到前院也没费多少力气。

    快进院门时,温宁雪莫名有些紧张,拢了拢身上的披肩,整理了一下钗环。

    银珠看着自家夫人今日这一身打扮,都舍不得挪开眼睛。平日里,夫人偏爱些浅色衣衫,什么淡粉淡紫纯白,虽也好看,但却太过素净,哪里像今日这一身,一副不好惹的架势。若是早知道自家夫人穿正红这样娇艳,裁制冬衣的时候就多准备几件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别慌,您在气势上就能压倒她!”银珠看出她的紧张,鼓励道。

    温宁雪长舒一口气,不再迟疑,迈进了院门。

    还没走两步,就听见一阵熟悉的轻笑声,是顾吟霜。

    过后便是两人说话的声音,气氛不错,看样子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温宁雪咬了咬牙,快走了几步,轻轻敲了两下,便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来迟了。”她一袭红衣,言语轻柔,略带歉意。

    她这副模样,落到了沈决眼里,有些惊艳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三次见温宁雪穿红色。第一次是在那副狭小的棺材里,她一身红色嫁衣,梨花带雨,求他搭救。第二次是同他成亲,亦是一身红色嫁衣,娇憨可人。可这次却不同,他的小妻子明艳大方,气势竟不输上界那些女修士。

    沈决眸色暗了暗,示意她落座。

    温宁雪倒也没有客气,直接坐在了沈决的右手边,看也没看旁边的顾吟霜一眼,端了面前的一碗鱼片粥,自顾的用起早膳来。

    “阿决,尝尝这个。”顾吟霜似乎对她的无视并不在意,自顾自的给沈决夹了一筷子南瓜

    温宁雪见状瞪了她一眼,忙给沈决也夹了一筷子青椒肉丝:“夫君,尝尝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尝尝这个!”

    “再尝尝这个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顾吟霜颇有耐心的继续,温宁雪不紧不慢的跟上,不过几个来回,沈决的碗里的菜便堆成了一座小山。

    银珠眼见着自家夫人这是跟人杠起来了,颇为心惊的替她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沈决有些看不下去了,只见他眉头微皱,一双筷子将两人快要贴在一起的身体强行分开,喜怒不辩。

    “好了!食不言寝不语。”

    温宁雪气鼓鼓的嘟着下巴,一脸不服气,她算是瞧出来了,这位“师妹”就是存心要跟她作对。都给她夫君布菜添茶了,她还有什么看不懂的。

    两人暂时“休战”,沈决慢条斯理的将碗中的素菜用完,温宁雪给他夹的荤菜却一筷未动。

    温宁雪戳着碗底,心里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夫君,今日的青椒肉丝烧的不错...”她小声低喃,语气仿若撒娇一般

    沈决放下筷子,淡淡的回她:“修仙之人不食荤腥,浊气会影响修炼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解释,但落到温宁雪耳朵里却变了味道。尤其是看到顾吟霜嘴角的那抹讥笑,她只觉一股无名火烧在了心头,却又发不出去。

    空气变得安静了起来,屋子里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和碗筷轻轻碰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温宁雪食不知味,小脑袋埋的低低的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莫名的,沈决想起了昨夜,她娇软可人却又无所畏惧向自己发出邀请的模样,鬼使神差的拿起了筷子,尝了一口已经凉透的青椒肉丝,语气平淡的说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短短两个字,就足够让温宁雪的心死灰复燃,虽然面上不显,但神色却轻快了许多,连带着吃饭的动作也麻利了起来。

    察觉到这一微小的变化,他不露痕迹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然而几乎是瞬间,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悸袭来,让沈决有些措手不及,只得用手紧紧扶住桌沿,勉强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阿决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二人异口同声,面露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沈决忍着心口剧烈的疼痛,还是那副不咸不淡的语气: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温宁雪看着他额头细密的汗珠和不曾放松的手指,心知她的夫君现在一定忍受着剧烈的痛苦,便唤银珠去医馆请个郎中回来。

    又顺手给他倒了杯热茶,劝他喝下缓一缓。

    让她意外的是,顾吟霜并没有和她抢这些琐事,而是一直盯着沈决背后那把归一剑看。

    “阿决,能将你的归一剑递给我看一下吗?”思索良久后,顾吟霜终于出声。

    沈决点了点头,将身后的金色重剑卸下,递给了顾吟霜。

    温宁雪瞪大了双眼,一脸不敢相信。对于剑修来说,本命灵剑就是如同剑修第二生命的存在。他竟就这样,一丝犹豫也没有的将归一剑递给了顾吟霜!

    只见她双手结印,随后轻轻的摸了摸剑身,沈决的脸色便肉眼可见的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沈决面带感激,深深的看了她一眼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两个人,温宁雪突然觉得,她的夫君和她就仿佛耀眼的星斗与卑微的尘泥。她不曾了解他的过去,甚至连喜好也不如眼前的顾吟霜清楚。沈决就像是她抓不住的一阵风,曾经她以为这阵风会为自己停留,如今她却不敢那样笃定了。

    她嫉妒顾吟霜,嫉妒她轻易就能得到沈决的“偏爱”,嫉妒的发狂。头脑一热,她拦住了顾吟霜递回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来替夫君把归一剑收好吧。”温宁雪作势要去碰那剑身。她在赌,赌沈决对她也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,沈决厉声呵斥。

    她的手僵在了半空,一双眼睛里蓄起了眼泪,却忍着没有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沈决神情冷漠,看向温宁雪的眼神宛如冰霜,她从未见过他这副模样,仿佛地狱里的修罗。

    他冷着脸,一字一句:“我应当说过,不准你碰归一剑。”

    他无意释放出的威压,让温宁雪感觉到一丝恐惧,看向他的眼神,也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可是,她...”她忍住内心的不适,试图解释,只是说出的话带了些哭腔,显得她更理亏。

    沈决收好归一剑,背过身子,不理会她。

    “你和她,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是啊,她和顾吟霜,竟是不一样的。她早料到是这样的结局,可还是赌了。

    末了,沈决又补了一句:“明日让银珠带着你,到上清寺去住几日。佛门清净之地,或许于你有益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明日了,我现在就收拾行李去上清寺,不会留在这里碍夫君的眼。”

    她也学着沈决的语气,不带丝毫感情,一副无所谓的态度。

    只见那人“嗯”了一声,领着顾吟霜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终于,温宁雪的眼泪,扑簌扑簌的落了下来,呜咽的哭出了声。

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勿念阁" 对手想研究我,发现我根本没上号免费阅读 我以武道斩鬼神旧日人偶 我为长生仙百度网盘 大师兄失忆以后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东篱文学 暗恋你的第七年最新章节 我只想好好当个反派全文阅读 我确实都给他们抛过手绢免费阅读 我设计的妖魔世界最新章节 人生模拟:从养生功开始加词条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