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

    三更天, 天边的皎月被遮了个严实,不远处的映雪峰上盘旋着一片乌黑的雷云,时不时溢出的雷劫威压把看守法阵的女弟子吓得心惊。

    不怪她胆小, 她才刚结丹没几天,雷劫刚过心有余悸,更别说眼前的雷, 比她那时要夸张了不知道多少倍。球形的闪电在乌云的映衬下, 显得尤为可怖, 女弟子一副防御姿态,不敢轻易靠近,有些忧心的望着洞府内。

    前几日,师尊算出大师姐将要应劫, 特地从内门弟子中挑了几个资质最好的送了过来, 意在帮大师姐护法,她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说起她这个大师姐, 那可是几天几夜都讲不完, 她几乎是灵犀宗所有修士敬重的对象。天资奇高, 不骄不躁,对她们这些师妹师弟也是从不藏私, 每每悉心指点, 倾囊相授。

    正因为人人都爱大师姐, 前几日比武她才会赢的那么艰难。不夸张的说, 每个人都是铆足了劲, 生怕自己落选, 更有甚者把压箱底的法宝都祭了出来, 一群金丹期的弟子打了个天昏地暗, 就为了争一个为大师姐护法的机会。

    还好她足够幸运, 踩着最后一名的线,将将入选。

    几个人同师尊一起,在大师姐的洞府外设下了防护法阵,一旦情况有异,法阵便会第一时间被启动,汇聚的灵力形成抵御天雷的防护罩,可以给渡劫的大师姐争取半刻的反应时间。

    女弟子望了望上空的劫云,在心里默默祈祷,希望大师姐这次可以平安渡劫。

    洞府内一名女子盘腿而坐,她一袭红衣明艳非常,面若昭华的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,双手无力的垂着,呼吸微弱而不可闻,远远瞧着宛如一个死人一般。

    如果有修士在,定然会被此时的景象震惊。只因她周围四溢的灵力在周身不停的流转交织,却迟迟不肯归入四肢百骸。随着灵力的不断溢出,她的身后开始出现一个残破不堪且略微透明人形虚影,像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压制着,以一副极其不愿意的扭曲姿态,缓缓融进了那名女子体内。

    温宁雪闷哼出声,只觉得灵台处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,仿佛有无数的手在撕扯她的神魂。她的下唇不停的抽搐着,浑身青筋暴起,却没有喊痛。

    渐渐地,疼痛感消失,有些仿佛本不属于她的记忆一股脑的涌入,眼前犹如走马灯一样,映出无数片段。

    那个名字同她一样的女子,跟她性格却截然不同,大多数的记忆里,她总是喜欢躲在某个角落里默默地哭,直到……她遇见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喜乐不过一瞬,她的泪渐渐流的比从前更多,可每次哭过以后,却又自己将自己哄好,装作出一副开心的模样来,循环往复。

    她看得到那女子所有的爱意,如同东流的河水一般,初时饱满热烈。最后却如江河归于大海,满腔欣喜也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最终,在一个大雪纷飞的白昼,她死在那人手里。

    温宁雪慢条斯理地睁开眼,如柳的弯眉微蹙了一下。她虽猜不出自己为什么会看见这些景象,但却实打实的替那女子不值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那女子死前的复杂心绪似乎无形中烙印在她神魂深处,温宁雪试了几次都无法驱除。她心中甚至升起一个有些荒唐的想法,此生此世,她都要离同男修结为道侣这件事越远越好!

    洞府里满溢的灵力让她来不及思考神魂有异状的原因,温宁雪双手掐诀,静气凝神,运转周天之力,只见原本散乱无序形态各异的灵力,以疾风之势,接二连三的向温宁雪的丹田处汇聚,最后尽数从空气中消散殆尽。

    温宁雪这才松了口气。四肢百骸和丹田处充盈的灵力让她整个人容光焕发,如凝脂般的肌肤看起来更加通透,如明珠生晕,动人心神。眉心之处一枚金色的剑纹逐渐显露出来,将她衬得出尘脱俗。

    她闭关许久,中间有段时间一度失去了意识,浑浑噩噩的过了不知多少岁月,没想到一睁眼居然有这样的奇遇!温宁雪连忙探查了一下,她的身体现在灵力充沛,甚至方才灵满外溢,隐隐有要突破之势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轰鸣,第一道雷劫顺势降下,洞府外的法阵迸发出刺眼的金光,化作一个护身法罩将整个洞府包裹其中,暂时阻止了那道明雷的降落。

    意识到雷劫已至,温宁雪素手一挥,一道剑意凝结。那道剑意如一阵飓风,碰撞间将洞府上空戳了一个巨大的窟窿。她对此见怪不怪,掐了个法决,周身泛起一圈透明的灵力罩,驱散着掉下来的石块。

    “剑来!”温宁雪沉声一呵,床边的飞剑腾空而起,剑身变得巨大,她随心一跃,脚踏飞剑,“嗖”的一声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法阵已经被巨大的力量击的粉碎,女弟子见温宁雪破空而出,又是激动又是担心,忙向远处躲了躲,眼睛却一刻也移不开,紧紧关注着上空的动静。

    周围静的只能听见雷电的轰鸣,灵草花木被吹的东倒西歪,第二道明雷迅速降下。

    与第一道雷不同,第二道明雷宛若一条通体漆黑的蛟龙一般,咆哮着向温宁雪冲了过来,像要把她吞吃入腹。女弟子双眼瞪得溜圆,心惊不已。这明雷竟然化为龙形,带着呼啸之势,这场面她只有在藏书阁的手记之中见到过。灵体双修的修士都艰难抵挡,大师姐这纤细的腰身,真的能抗住这凶猛的明雷吗?

    只见温宁雪反应很快,迅速将脚下的飞剑唤回手中,单手持剑凌空而立。她从腰间的玉带中,取出一枚丹药,毫不犹豫的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一百米,十米,五米,龙形的劫雷周身覆着丝丝蓝光,离温宁雪越来越近,可她丝毫没有闪躲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的一声,劫雷撞上了温宁雪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大师姐!”在女弟子惊愕的神情中,温宁雪的肉身消散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女弟子慌了神,大声呼唤着:“大师姐!大师姐!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应她。

    女弟子跌坐在地,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不会的,不会的,大师姐是整个灵犀宗最厉害的修士,怎么会就这样轻易的折损在了这雷劫之下呢?

    劫云并没有消散,第三道明雷隐隐有降下之势,女弟子等了半晌,也没见到大师姐的身影出现,眼睛里蓄起了眼泪,不知道怎么回去跟师尊报信为好。都怪她,刚才她应该出手帮大师姐一把的。

    女弟子将头埋的低低的,呜咽出声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,你师姐我还没死呢!”

    那声音气势如虹,哪有半分遭了雷劫的样子。女弟子一抬头,便看见温宁雪双手将剑举过头顶,那剑身凝聚了一团跟劫云体积差不多大的精纯灵力,如一轮明月,同那漆黑的劫云形成了对立之势。

    “大师姐!小心啊!”女弟子喜极而泣,出声应援。

    温宁雪会心一笑,回了句:“好嘞,去!”

    只见她倾尽全力,双手一挥,那飞剑带着灵力聚成的团子竟越过明雷,直接冲着劫云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女弟子急忙跑到温宁雪面前,左瞧瞧右看看,见她毫发无损,这才破涕为笑,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温宁雪见状忍俊不禁,摸了摸她的小脑瓜,笑道:“我没事,许久不见,如云师妹还是这样冒冒失失的。”

    如云有些不好意思,挠了挠头道:“大师姐你又取笑我!”

    她面上不显,心中却仿佛无数烟花绽放一般,欣喜异常。大师姐记得她的名字!大师姐还摸她的脑袋!大师姐刚才还抱她了!好耶。

    温宁雪可不知道她这些小心思,见她唇边带笑,心中暗道她这师妹还是小孩心性,方才那场景,怕不是吓坏她了。

    如云一拍脑门,突然想起温宁雪还在渡劫,忙拔了剑将她护在身后,左右环视了一下警惕道:“大师姐小心,我这就为你护法渡劫!”

    温宁雪听了这话,笑的前仰后合,如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弱弱问道:“师姐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温宁雪指了指上空的劫云,嗔了一句:“你呀!你看那上头的劫云。”

    如云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,只见那大片的劫云被温宁雪那一剑击散,飞剑化为尖锐的碎片,穿过劫云,将那劫云拆散,最终化为如星辰一般大小,随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如云不解,这算是渡劫成功了?

    温宁雪洞悉了她心中所想,安抚道:“这是渡劫成功了,多亏那枚破境丹,让我的灵力一瞬间提升了三倍,才能一击将那劫云击散,平安渡劫。”

    她话锋一转,又道:“可惜,三个月之内,我的实力会缩减一半,也不能使用高阶的剑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师姐平安,什么都好!对了,师尊吩咐,若是师姐你渡劫成功,就赶紧去大殿见他,说是有要事相商。”如云想起师尊的嘱托,赶忙告知。

    温宁雪皱了皱眉,什么事这么着急,她一渡劫成功就要立马过去商议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,具体是什么事?”温宁雪问道。

    如云的小眼睛转了转,回道:“具体是什么,我还真不清楚。”她拖长了声音,幽幽的又补了一句,“只是……好像同大师姐的婚事有关。”

    如云一脸打趣的看着她,温宁雪瞬间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婚事?!师尊怕是昏了头才对!

    温宁雪无奈,跟交代了如云几句,让她先行去跟师尊报个平安,自己则从腰间的玉带里找了件干净的衣服换上,又摸了几个灵石出来,往渡口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灵犀宗的大殿位于八座陡峰的正中间,平时各峰之间互相往来,几乎全仰仗渡口的几只飞鸢。若要御器飞行,必须得到各峰长老许可,领了令牌方能御器往来。

    她飞剑碎裂,雷劫过后自身实力减半,实在不想同如云一起赶着去见师尊。何况是去商量什么劳什子的婚事,索性坐坐这飞鸢,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。

    飞鸢刚好停在渡口还没出发,温宁雪交了十个灵石,慢悠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从跟天后领证开始txt下载 王爷的江湖最新章节 夫人如此多娇望烟 南辞书屋 理想文学 文学之魂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清静阅读 文学之墨 影视剧中的王牌特工全文阅读 混娱乐圈很合理吧武剑仙 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最新章节 我用三纲五常逼疯古人 巫师追逐着真理全文阅读 我在现实世界加点修行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