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鹤老道似乎也感受到了徒儿的情绪,他脸色一黯,随即又板起脸道“你哭什么?我还没有死呢,就是提前做个预防,你哭哭啼啼的,是不是觉得我必死无疑了?有你这么当徒弟的吗?”

    青阳也不想让师父的心情太过沉重,于是擦了擦泪水破涕为笑,坐在松鹤旁边道“师父,你可要说话算数,好好地活着。咱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,将来等我收徒弟的时候,就一次收八个,其中四个归我的,另外四个分给你,让那些徒孙一个捶腿,一个扇扇,一个倒茶,一个端饭,咱们也过一段神仙日子。”

    松鹤老道也笑骂道“你这小杂毛,还真会享受,当初我怎么没想到呢?当初我要是一下子收七八个徒弟,现在还用得着这么纠结吗?也不用担心断了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到也晚了,你就我这一个衣钵传人,只能等我将来发达了,再来孝敬你。”青阳道。

    笑了几声,两个人的心情都好了一些,松鹤道“你放心,师父我混迹江湖一辈子,保命的手段多着呢,怎么可能轻易地死掉?”

    想想也是,师父这一辈子浪迹江湖,什么样的危险没有遇到过?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遇到过?学了一身保命的手段,怎么会轻易遇险?那些仙师很厉害,手段也高明,但是遇到危险时随机应变的本事不一定比自己的师父强。

    不等青阳说话,松鹤又道“再说了,你师父我已经年近八十,这辈子早就活够了,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,如果能有机会给你弄到一个仙缘,师父就算是死也瞑目了,这一次说什么也要赌一下。”

    师父又提起了这个事,青阳只好说道“师父,你可前往不要冒险,你的性命可比那仙缘重要多了。”

    松鹤老道点点头,道“你放心,师父我不傻,不该冒险的时候肯定不会冒险。”

    师父都这么说了,青阳只好作罢,他也明白,自己不可能轻易改变师父的想法,是能到时候随机应变了。眼见屋子里的气氛又有些沉闷,青阳笑道“师父,要不这酒葫芦你先留着,等将来你真的驾鹤西去,再把他传给我。”

    松鹤两眼一瞪,道“驾鹤西去?这个词你从哪学来的?是不是心里早就盼着我驾鹤西去,好早点继承西平观?”

    “哪有?你以前不也是这么说的吗?”青阳叫屈道。

    松鹤不耐烦的摆了摆手,道“没有就好,反正西平观的观主之位我已经传给你了,酒葫芦我也不可能再收回来,随便你怎么处理,哪怕是扔了我也管不着。老道困了,快滚!”

    哼,老骗子,青阳撇了撇嘴,把酒葫芦系到自己到腰上,重新回到木屋的另外一边,躺在干草上开始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天刚蒙蒙亮,猛虎帮的人就过来招呼大家了,等人都聚齐之后,一起跟着几位仙师朝那密地而去。

    溪平仙师在前面带路,猛虎帮的跟在后面,之后则是西平府一众江湖人士,另外两位仙师走在最后。

    众人仍是沿着昨天的那条小河往上走,大约走了四五里路,就来到了一处水潭。这水潭并不是天然形成的,而是因为这里有一处断崖,河水从断崖上流下来,长年累月的,就在断崖的下面冲出了一个水潭。

    河水的水量很大,在断崖上形成一个巨大的瀑布,无时无刻的冲击着下面水潭。水潭里的水清澈见底,一眼就能看到底,两旁的草木郁郁青青的,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难道这里就是猛虎帮所说的那个密地?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啊?就在大家疑惑之时,忽然,走在最前面溪平仙师将身一纵,凌空在水面上一点,身子竟然直冲那瀑布而去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人指点,大家很难发现这里有什么特殊,如今溪平仙师已经指明了方向,大家集中注意力仔细观察前面的瀑布,这才发现,那瀑布的后面隐隐约约的似乎有一个山洞。

    溪平仙师的身子冲过瀑布,落在了后面的山洞之中。猛虎帮这边也做好了准备,从旁边找个几根木头,按照远近距离分别扔到了水潭里,然后施展身法,靠着那几根木头借力跃过了水潭。

    此时不用交代,大家也知道,那后面应该就是他们所说的密地了,于是各展所能,一一越过了水塘,进入了瀑布后面的山洞之中。当然了,青阳、玄竹、皮有凤几人的功力太浅,还不足自己飞跃过去,是靠着各自的长辈帮忙的。

    只有钱半仙无人管,被最后面的溪英仙师直接抓着衣服扔了过去。溪英仙师不愧为师叔级的仙师,扔人的手法绝妙之极,那么远的距离把人扔过去,钱半仙竟然稳稳的站在了对面,一点伤势也没有。

    那山洞也就是入口的位置稍微小了一些,隐藏在瀑布后面很难发现,但是里面就很宽敞了,宽度足有两丈多,高度也至少有一丈有余,只是因为长期被瀑布遮挡,山洞里面显得潮湿之极。

    等到一行人全都过了瀑布,那溪平仙师才领着众人继续往前走。山洞里光线昏暗,那溪平仙师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,在手掌之中形成一团耀眼的光团,为大家照亮了前进的道路。

    或许是这山洞形成的时间太长了,地面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土,泥泞而潮湿,甚至还生长着许多不喜阳光的植物,甚至连小虫小兽都有一些,也不知是何原因,这里的虫子明显比外面大一些。

    山洞似乎很长,大家连续走了将近一个时辰都没到尽头,大家谁也没有心情说话,都闷着头赶路,四周静悄悄的,山洞里只有他们的脚步声在回响,偶尔还有几声虫鸣。

    又往前走了小半个时辰,这才走到了山洞的尽头,因为有溪平仙师手上的光团,大家一眼就看山洞尽头的景象。这里比其他地方更宽阔一些,但周围都是石壁,连个缝隙都没有,无门无窗的,似乎越他们所说的密地不符啊?

    。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+

醉仙葫

盛世周公

醉仙葫笔趣阁

盛世周公

醉仙葫免费阅读

盛世周公
本页面更新于2022
修仙从拒绝女修开始常世 相惜阁 【快穿】病态BOSS心尖黑月光 我可不是侦探在线阅读 年代:从下乡后开始的咸鱼生活全文阅读 梦想阅读 热情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全民游戏:开局变卖家产全文阅读 太子妃退婚后全皇宫追悔莫及免费阅读 从抽卡开始做皇帝奋斗的熊崽 恋你文学网 亡暮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