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三的清晨,外面是即将步入四月尾声的天空,晴尽明极,几片浓淡相合的云朵散嵌其中。

    向来眠浅的周念一如既往地早醒,只是闹钟还有二十分钟才会响,在这以前她只能躺着不动,连眼睛都不会睁开。

    周念常常会幻想自己是个被调定好程序的机器人,在按部就班地生活,一旦有差错,就会被退回原厂销毁。

    分秒不差的七点整,房门被准时敲响,冉银的声音传来:“七斤,起床了。”

    周念缓缓睁眼,轻声应:“好。”

    冉银推开房门进来,左手臂弯里夹着一个便携型体重秤。

    只见她来到房间中央,弯腰把体重秤放在地上,旋即,直起腰对正在掀被下床的周念说:“去上个厕所来称体重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洗手间里,周念到盥洗台前洗手,拧开龙头,双手伸进龙头下的水流里。

    明明没多冰冷的水,却激得周念浑身打个寒噤,随之而来的是眼前蒙上一层黑雾,几颗金色的小星星在雾里狂飘。

    孱弱纤细的身体剧烈一晃。

    眼见着要栽倒,周念立马用手指紧紧扒住手池边沿蹲下去,蜷着身体,肩背微微耸着。

    就这样缓上一阵,周念渐渐觉得好些,她扶着洗手台慢悠悠地站起来,然后看见镜中自己有些苍白的脸色。

    最近贫血情况有点严重,看来她得控制自己餐后少吐出一点食物出来。

    周念带着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晕眩感走出洗手间,径直朝着房间中央的体重秤走去,脱了鞋就要站到秤上面去。

    冉银伸出一只脚挡住她:“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,衣服都不脱就要上称。”

    周念被绊住,斜刺里踉跄一下后才回过神:“哦。”

    周念到床边开始脱衣服,称体重前需要一丝不/挂,以此来确保冉银口中体重的准确性。

    脱掉睡裙和内裤后,周念重新回到体重秤前。

    体重秤是纯黑色的,周念总觉得它像噩梦中魔鬼的嘴巴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把她吞下去。

    周念赤脚站到体重秤上,体重秤顶部立马亮光跳出数字。

    ——82.00j

    看见显示出来的数字,周念刚要松一口气时,数字闪了闪,又跳了下,变成了81.9j,这个最终的数字让周念的心咯噔一下,不安感开始强烈蔓延。

    冉银死死盯着那个数字,眼睑扩张,看上去有些吓人,她抬头对周念说:“一定是你上周没好好吃饭,体重才没达到标准。”

    周念张了张嘴,说不出来话。

    她这周的体重没有达到标准。

    标准依旧是冉银规定的标准,周念的体重只能是82斤,就算是浮动也只能在1斤的范围以内,81斤不行,83斤也不行。

    周念瘦削白皙的肩膀微微一颤,有些紧张地开口解释:“妈妈,就只差1两而已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1两怎么了?”冉银打断她,“你没听过‘差之毫厘失之千里。’还是说没听过‘千里之堤毁于蚁穴。’一个连自己体重都管理不好的人,还怎么管理人生?你不注重细节,最后就会被细节给毁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晨风从没关拢的窗缝里吹进,拂在周念雪白赤露的脊背上。

    冷意萧萧,周念忍不住打了个冷噤,但她很清楚,就算没有这阵风,她也是冷的,骨血都是凉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周念身上起了一层鸡皮颗粒。

    冉银皱着眉,用不容辩驳的严肃语气说:“我不希望再听到你说出这么让我失望的话,别说是一两,就算是一钱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周念耷着头,声音微弱:“好。”

    冉银的手落在周念瘦削的肩膀上,轻轻拍了两下,这时又换成慈母的温和语气说:“七斤,妈妈这么严格都是为了你好,你要理解妈妈。你想想看,你以后是要当大画家的人,到时候肯定免不了出入各种大场合,接受很多电视台采访,我希望你在荧幕前永远是最好的状态,到那时候,你就会知道妈妈的用心良苦,大家也都会知道我养出个这么优秀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周念依旧耷着颈,低低垂着的头点了点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念站在体重秤上的缺斤少两,最终都会化为精确的食物分量出现在周念的碗中。

    今天八仙桌上的早餐明显比上周量多:2个水煮鸡蛋,一杯500的羊奶,20个蒸饺,一盘清炒苋菜,一个橘子。

    周念背过身,短暂逃避和食物进行目光接触。

    仿佛即将被吃掉的不是那些食物,而是周念,她才是最应该感到恐惧的那一方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一个人免不了要和各种欲望做对抗,权欲、美欲、爱欲、性/欲、食欲、而周念每天用尽力气对抗的,是呕吐的欲望。

    只要看到食物,就觉得喉咙好痒,牙根也在发软,一股酸水像开闸似的往上涌,清口水在弥满口腔,她却只能咬紧腮帮强忍。

    “七斤,你背对桌子站着做什么,还不赶紧吃早饭?”冉银的声音和脚步声同时传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念深吸一口气,拼命把喉咙里酸意压下去。

    周念极缓慢地转动身体,像一个发条失灵的人偶,以0.5倍的速度让自己重新面对那些食物。

    她看见桌上摆着一颗橙黄色的橘子。

    那颗橘子圆润饱满,表皮鲜亮,她无端想到这和拿给鹤遂的橘子是同一批。

    可惜他扔掉了她给的橘子。

    亏她那天还专门从袋子里挑了个最好的橘子,个头最大也最漂亮,连枝带叶的,还有隆起来的小蒂巴。

    一定很甜,他不吃是他亏了。

    周念想尝尝同一批的橘子到底甜不甜,坐下后第一件事就伸手拿了橘子。

    刚准备剥开,就听见冉银用筷子敲两下碗,提醒她:“水果怎么能先吃?七斤,你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周念手指一顿,然后赶紧把橘子放下,换一个鸡蛋拿在手里剥。

    冉银帮周念剥着另外一个鸡蛋,边剥边说:“说过多少次?吃饭要先吃蛋白质,再吃菜,而水果是要放在最后吃的。”

    周念低着脸,一点一点撕去鸡蛋的壳膜: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长久以来,不论是分量还是顺序,她都严格遵守着冉银定下的进食规则,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。

    周念在进食时很难集中注意力,也只有这样,她才能强迫自己一口又一口吃下那么多的食物。

    一旦注意力集中在食物上,她就有随时崩盘的可能性,所以吃饭时瞳孔微散,思绪飘飞,目光固定在虚空某处不动是周念吃饭时的常有状态。

    直到冉银和她说话:“比赛的肖像画还没画好吗?”

    周念慢半拍地回过神,说:“快了。”

    每一次的比赛作品,都要经过冉银的过目同意后才能送选,周念在想,要是她真的能如愿画到鹤遂,当冉银看见画时,脸上会是什么表情,又会是什么反应?

    这无疑是一场冒险。

    周念心里在犯怵胆怯,却又有着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,如此矛盾,却又如此合理。

    “七斤,等我从市里回来的时候,要看到你的比赛作品。”冉银定下了最后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念轻声回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放学,周念照常回家吃饭,路上都在想人物肖像比赛的事情,要是到最后都画不到鹤遂的话,她就随便画个人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最想画的,那画谁都大差不差,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周念经过一座石桥,踩上南水街的卵石街面,犹豫要不要到和鹤遂家门口碰碰运气,看能不能碰见他。

    被再次拒绝也没关系,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他拒绝。

    周念撑着一把翠青色的遮阳伞,来到鹤家所在的小巷,沿着脆亮的青石板一路往里。周念远远就看见巷尾的那根石凳上坐着个人。

    敛目定睛,周念看清那是一个初中男生,身上还穿着镇上初中的红白色校服。

    谁家墙檐里探出一枝粉蔷薇,悬着数朵硕大的粉红花朵坠在半空中,周念从蔷薇底下走过,也来到巷尾。

    收了遮阳伞拿在手里,周念没往石凳上坐,就准备站在鹤家门口等着,等个十分钟都见不到人的话就离开。

    周念稍一侧身,转脸就能看见石凳上坐着的男生,又瘦又小,要不是穿着初中生校服,会让人误会是个小学生,他收拢双腿坐得拘谨,在低头抠着手指甲上的倒刺。

    手指抠到一半,男生突然抬头和周念对上视线。

    周念:“……”

    男生:“……”

    面面相觑,两人都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巷尾只有两户人家,一家姓罗,一家姓鹤。周念友好地冲男生一笑:“你找谁呢?”

    周念笑起来太漂亮醒目,男生很不好意思地抿了下唇,也没说话,只抬手指了指右边那扇门。

    右边,那是鹤遂的家。

    周念一下好奇起来,问:“你认识鹤遂吗。”

    男生慢慢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周念更好奇:“你都不认识他,找他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男生把脸抬起来,瘦巴巴的脸上好几处淤青,他怯怯地说:“我听说他是镇上打架最厉害的人,想认他做哥哥,让他教我打架……”

    周念一怔,转脚来到初中生面前:“学校有人欺负你对吗?怎么不选择告诉老师或者家长呢?”

    男生把头垂下去,不吭声。

    看来是告老师和家长都没用。

    周念到他旁边坐下,温声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男生闷闷说:“霍闯。”

    名字倒是挺霸气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穿成內侍后总在劝皇上雨露均沾 重生成蛇,在现实世界开创修妖法无错版 在义庄当守尸人那些年百度网盘 从肉体凡胎到粉碎星球最新章节 书海漫游 梦幻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梦 诗意小说 修仙:我的开枝散叶系统远方灯火 从火影开始的梦境之旅txt下载 外室美妾免费阅读 晨曦小说网 红楼贵公子免费阅读 长生图免费阅读